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

陕西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
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中医药文化宣传教育基地 >> 健康讲堂 >>

健康讲堂

名中医谈健康系列(38)| 陕西省名老中医徐涛:论“乙癸同源”
来源:名医馆 编辑:叶辉 点击数: 发表时间:2018-05-25 16:45:12
字号: [双击滚屏]
核心提示:徐涛教授擅治病种:擅长诊治中风、头痛、眩晕、脑梗塞、高血压病、糖尿病、帕金森氏病等疾病。

徐涛教授擅治病种:擅长诊治中风、头痛、眩晕、脑梗塞、高血压病、糖尿病、帕金森氏病等疾病。


“乙癸同源”即肝肾同源。乙癸之由来是古人把脏腑和天干相配,肝属东方甲乙木,肾属北方壬癸水,用乙癸代表肝肾,故名。仅就对“乙癸同源”之认识和临床治验介绍于后,以就正于诸同道。

一、“乙癸同源”的生理基础

整体观念是祖国医学的指导思想,脏象学说是其理论核心。五脏六腑各有其生理功能,但又并非各自为政。它们在心神的统帅下,赖经络、气血以贯注,互相联系,互相制约,既分工又合作,进行着协调的整体活动。

《素问·阴阳应向大论》曰:“肝主筋,筋生心,心生血,血生脾,肉生肺,肺生皮毛,皮毛生肾,肾生骨髓,骨髓生肝。”最早的说明了五脏在生理上的联系。

《素问·六节脏象论》曰:“肝藏血”而“主疏泄”,“肾为封藏之本,精之出也”。可见,肝肾同源的生理关系主要表现和精与血,封藏与疏泄两个方面。

 1.精血相互滋生

肝肾同居下焦,肝藏血,肾藏精。精,血均来源于脾胃化生的水谷精微。但是肝血有赖于肾精的滋生,而肾得肝血而精充。肝血可以转化为肾精,肾精可以滋养肝血,即精得血而能充,血得精而能旺。经血互相滋养,所谓精血同源,或肝与肾盛则同盛、衰则同衰。

 2.封藏与疏泄的关系

肝肾同居下焦,均内寄相火,相火源于命门。而肝为风木之脏,主动主升,肝主疏泄条达,有调节血量的功能。只有肝血充足,少阳相火不致妄动,肾的封藏作用也才能正常。肾为寒水之脏,内寄真阴真阳,主封主藏,只有肾经充足,肝木才能得以滋养,肝的疏泄功能也才能正常进行。而肾精的化生,又必须依赖肝的疏泄。


二、乙癸同源的病理关系:

《素问·玉机真脏腑》曰:“五脏相通,移皆有次,五脏有病,则各传其所胜”。就是说,一个脏腑有病,往往可以影响到另一个或几个相关的脏腑功能失常。故有“牵一发而动全身”之说。肝肾同源,同盛同衰,在病理变化上,主要表现为:

1、肾病及肝

    精不化血

      肾精能化生肝血。若劳生肾精,则头晕耳鸣,腰膝酸软,夜梦遗精等证出现。日久不愈则又出现面色苍白,支架不华,形体消瘦,目眩,筋惕目瞤,妇女月经减少等肝血不足之症候。此乃肾阴不足,不能滋养肝血,肝失润养所致。就是临床上所说的精亏血虚证。

水不涵木: 

   《素问·生气通天论》曰,“阳气者烦劳则张,精绝,辟积于夏,使人煎厥。”肾精亏损日久,导致肝阴不足,不能制约肝阳,则肝阳上亢。证见头晕,面红目赤,烦躁易怒,口苦脉弦等。如此引起的眩晕,为肝阳上亢之眩晕,常称之为水不涵木。

另外如叶天士所说:“晕眩烦劳则发,此水亏不能涵木,厥阳化风鼓动”。倘若温邪久羁下焦,阴枯液竭,每易导致内风妄动,上窜脑户,则头摇晕厥,横窜精脉则手足瘛瘲 ,此亦为水不涵木;但与前者之意义不同。

2、肝病及肾

 1.血虚精亏

肝藏血,肝血亏损日久失治肾精失常,导致肾精亏损。如肝血不足之病人则见面色晄白,指甲苍白,毛发脱落,妇女月经过少,经行后期,甚则经闭,舌淡脉细弱。日久不愈常伴有不孕,不育或腰膝酸软,夜梦遗精等症候。此乃血虚精亏。

   2.肝阴虚致肾阴虚

素体肝气较盛之人,阳盛阴伤,肝阴不足,日久致肾阴不足,肝肾之阴同虚。

出现耳鸣雀盲,古蒸潮热,腰腿酸痛,头晕眼花,舌红脉细数等证。或肝阳上亢,经久失治,不能涵藏,扰动精室,肾失封藏,肾阴被劫,肾精亏耗,而出现夜梦遗精,头昏头晕,耳鸣目眩,四肢麻木腰膝酸软等症。


三、 “乙癸同源”理论在辨证论治中的价值:

乙癸同源理论在临床辨证论治中的价值,主要体现在诊断,治疗和推知病情的转归方面。如在诊断血虚时就要考虑到精亏的可能,遇有精亏亦应考虑到血虚;肝阴不足是否有肾阴虚,肾阴虚者是否肝阴亦虚等等。而在治疗的时候,则可以补血与益精同施,或益精配养血,或平肝熄风配滋补肾阴等。在推断疾病之转归之方面,血亏须防精亏,肝阴亏时须防肾阴亏,等等。

因“肝肾同源”,所以常形成“肝肾同病”。在临床上,无论是肝病及肾,或是肾病及肝,尚若出现头痛头晕,耳鸣目眩,腰膝酸软,五心烦热,急躁善怒,舌红脉弦细等肝肾阴虚之症,在治疗上便采用滋肾养肝,肝肾同治之法。方用六味地黄丸,杞菊地黄丸,左归丸之类。

魏玉璜《柳洲医治》所载之“一贯煎”亦为肝肾阴虚,肝失所养,肝气不舒致胸腕胁痛,吞酸吐苦,口燥咽干,舌红少津等症而设。治宜养阴疏肝,使阴液得充,肝体得养,肝气调达,诸症自愈。但也有肾中相火妄动,而用泻肝的方法治疗,疾病迅速痊愈的;亦有肝阴虚而用补肾阴的方法见显效的,此即谓泄肝肾火,补肾即补肝之义。

后世医家李中梓《医宗必读-乙癸同源论》曰:“肝无补法,肾无泄法”“肾无实证,肝无虚证”的学术见解,就是以肝肾同源为理论根据的。

若因肾精不足,水不涵木,导致下虚上盛,水亏火旺,而出现眩晕,甚则惊厥,中风等症,象叶天士所谓:“肾阴不管,肝风乃张”。这种动风现象,其主要矛盾则是肾阴不足,肝失养。治宜滋阴潜阳以熄风,吴鞠通《温病条辨》所列三甲复脉汤,大定风珠,即可用之。实践证明,阴不潜阳,单用平肝阳法则疗效不佳,若滋养肾阴,壮水制火则疗效可靠。

临床资料报导,有人在治疗妊娠中毒症中发现,按急则治其标,强调平肝阳,其降压作用仅为一般,当认识到根本病因在于肾阴不足,治疗上标本兼顾,加六味地黄汤等滋养肾阴,壮水制火之品时,其降压作用则明显提高。

总之,肝肾同治,无论是养阴疏肝,还是滋阴熄风,都是在“乙癸同源”的理论指导下的治本之法。所以,“乙癸同源”溯至理论可证,验之实践可信,长期以来,有效的指导着中医的辨证施治。


四、“乙癸同源”案例简介:

例一:遗精(精亏血虚)

何××,男,工人。1980年5月10日初诊。

患者曾有手淫历史,间有梦遗,遗精后次日全身即觉疲乏无力,腰膝酸软,未及时治疗,春节过后遗精频繁,每周约2—3次,有时做梦,有时不做梦。曾在本厂卫生所诊治,给服六味地黄丸,壮腰健肾丸皆无济于事,形体逐渐消瘦,头昏头晕,耳鸣目眩,腰痛腿酸,头发脱落,脉沉细数无力,舌质红,少苔。

证属:肾精亏损,肝血不足。

治宜:补肾填精,益阴补血。

方用:九龙丹加减

处方:熟地15克  枸杞10克  金樱子15克  莲须6克  芡实30克  潼蒺藜15克 龙骨15克 牡蛎15克 旱莲草15克  五味子10克 当归12克  何首乌30克

10付  日一剂水煎服

1980年5月22日复诊

自述服药后遗精次数明显减少,10天内仅遗精一次,其余诸证悉减,舌红苔薄白,患者要求继服前方。效不更方,即处以上方,嘱其再服十五付。

时隔三月,患者因感冒而来就诊时,追问旧疾如何,言遗精止,新发渐生,余症者大有好转。

《内经》云:肾生精,精生髓,髓充于骨,骨气通于脑。劳伤肾精,肾精不能化生肝血,故症见头昏头晕,耳鸣,腰酸腿痛。发为血之余,血虚不养发,故头发脱落,精血不足则脉沉细数而无力。方用九龙丹加减补肾填精,滋阴补血,而遗精自愈,诸证大减。

例二:中风(脑血管意外)

周×,50岁,退休工人,初诊日期1980年2月22日。

患者有高血压病史10余年,久经治疗,未见显效,血压波动不定在“200—160/110—100mmHg”之间。去年腊月15晚,半夜起床小便时,突然跌倒在地,舌硬语蹇,口眼歪斜,左侧肢体瘫痪,家人大惊,次日天明后,即送本院治疗。

查:BP:180/110mmHg,神志不清,口眼歪向右侧,左侧肢体偏瘫,小便失禁而尿湿衣裤,酣睡状态,喉中痰声漉漉,查其舌质红苔白,脉弦数。

证属:阴不潜阳,肝风内动,属风中脏腑。

治宜:平肝熄火,滋补肝肾。

方用:天麻钩藤饮加减。

处方:天麻12克   钩丁10克 山栀10克 黄芩10克  生牡仲15克  牛膝10克  知母10克 石决明30克  生龙牡各15克 白芍10克 天冬10克。

3付 水煎日二次服

配合针刺足三里(双)、合谷(双)、太冲(双)、百合等。

在上方基础上,每次复诊时,予以加减变化,三周后每日加服六味地黄丸10克,每日两次,坚持治疗两月余,已能徒步5里来院治疗。80年6月复诊时查BP:150/90mmHg,80年12月随访,一切如故。

此例患者年老,肾阴不足,精不生血,血不养肝,肝阴不足,阴不潜阳,肝阳化风,肝风内动,故以平肝熄火,滋养肝肾之法而取效。

        

例三:肝肾阴虚挟瘀(早期肝硬变)

孔××、男、40岁、工人。初诊日期1978年8月29日。

患者以患慢性肝炎6年,上级医院确诊早期肝硬变之主诉就诊。72年曾患肝炎、经治疗自觉恢复良好、未引起注意。73年3月发现足肿,继则腹胀,胃纳不佳,二便正常。7月份曾在宝鸡市某医院察治,诊断为“早期肝硬变”。

后经多次治疗,未见显效。78年5月份查肝功能:黄疸指数9单位,麝浊指数12单位,锌浊19单位,白蛋白3.10克%球蛋白3.90克%,谷丙转氨酶260单位,同年八月始来我院治疗。自述右肋下隐隐作痛,不欲饮食,脘闷腹胀、恶食油腻’精神疲惫,腰膝酸软,夜梦遗精、耳鸣目眩、手足心发热,且常见齿痕。

查体:巩膜、皮肤黄染,鼻右翼一蜘蛛痣,肝掌可见,心肺正常,肝大右肋下锁骨中线上3cm,质地中等,脾脏未扪及,腹水征(+),四肢脊柱无异常,舌质紫红苔白,脉弦细。

证属:肝肾阴虚,阴郁血瘀

治宜:滋补肝肾,祛瘀散结

方用:一贯煎加减

处方:沙参12克  生地15克   麦冬10克   枸杞10克  当归10克  川楝子10克     白芍10克   鳖甲15克   丹参30克  元参15克   地骨皮10克  甘草3克

以此方加减连服三月后,又配鳖甲煎丸两付,服用自觉一切很好,已无不舒之感,于80年3月份回宝鸡原就诊医院复查肝功:黄疸指数6单位,麝浊9单位,锌浊11单位,谷丙转氨酶100单位以下,白蛋白2.5克%,球蛋白4.8%,超声波探查腹水已消失。

肝藏血,肾藏精,肝肾之精血互相滋生互相转化,肝血不足,肾阴亏损,都可出现肝肾阴虚之症。肝郁化火,肝火旺盛,耗伤肝阴日久更损及肾阴。此例则在肝肾阴虚的基础上,兼夹肝郁血瘀,故治宜滋补肝肾之阴,活血祛瘀,而使肝功能基本恢复。


徐涛,教授、主任医师,硕士研究生导师。陕西省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指导老师。陕西省中医药学会第二届脑病专业委员会委员,陕西中医学院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,美国夏威夷东方医药学院客座教授。

徐涛教授从事中医内科临床、教学、科研工作40余年,中医基础理论扎实,功底深厚,注重中医辨证施治,脉证并治,处方用药轻灵有法,灵活简便,逐步形成轻剂能医重症,小方可治大病的医疗风格。特别是中西医结合治疗脑血管病疗效显著,对中风、头痛、失眠、眩晕、脑梗塞及糖尿病等老年病的诊治具有丰富的临床经验和独特的见解。

在国内外医学期刊发表论文30余篇;参与课题1项,获陕西中医药科技成果奖。精湛的医术和敬业精神享誉海内外,多次赴美讲学,受到患者及同行的高度赞誉。

版权所有©陕西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.保留所有权利
地址:咸阳市渭阳西路副2号 乘公交车11路、16路、18路、20路、23路、35路、36路、56路到陕中附院
邮编:712000   陕ICP备16013358号 陕公网安备 61040202000134号


急救电话:029-33339999
   预约热线:4001880123                        029-33341362